第190章孟浪的梦啊~(1/2)

推荐阅读:重生后成了皇叔的掌心宠人生得意须纵欢魔睺罗伽(摩侯罗伽)魔临御女天下六十年代小军嫂赘婿当道快穿:小奶狗,撩总裁纪先生的小情诗我的老公是冥王2

    另一边,陆从南在书房里,拿着电话,“秦时,你派去的人,找到陈博士没有?”身为父亲,陆从南怎么可能不担心陆让目前的身体状况,陈博士是文艺能够研究出解除陆让身体毛病的人。

    关于那位陈博士,陆从南只知道对方是个科研方面的天才,她很年轻,有着不输于伊森博士在生物学方面的造诣,是时雨在世时的得意门生。

    伊森研究出来的cph4这种危险害人的药剂,一年前被陈博士研究出了解药,解救了那些因为服用cph4而迅速老化,濒临死亡的人。

    陆让身上的问题,陆从南秘密联系上了她,对方也答应了会解决陆让身上的问题。然而,三月前,陈博士在纽约遭受黑网杀手的追杀,后在英国消失的没了踪影。

    秦时说没有。

    陆从南面色沉了下来。

    医生说了,陆让身上的问题如果不趁早解决,那个隐患就会像定时炸弹那般,迟早濒临爆发,会直接凶残的摧毁他的大脑神经,而时限只剩下一年了。

    挂了电话,陆从南心里沉重不已。直到门口,一个一岁大的胖娃娃被保姆抱了进来,她软糯糯的喊,“papa~”

    小女娃粉雕玉琢的,特别的惹人爱,看了教人心软化了,加上不挑食,吃的又多,体重比普通小孩要重上好几斤。陆从南抬头,脸上终于是有了一丝笑容,“小宝,来爸爸这里。”

    这是江曼一年前给他生下的女儿,乳名小宝,大名是陆穗穗,江曼最开始因为席欢之的事故,怀孕前六个月一蹶不振,甚至得了产前抑郁。后来,在心理医生的开导下,她才有所好转,顺利生下了女儿。

    陆从南抱着女儿一阵猛亲。

    陆穗穗咯咯的笑个不停。

    书桌上放有两三个相框,其中有一个是江曼跟席欢之母女两的合照,陆穗穗伸出肉乎乎的手,“姐姐,好漂酿。”

    “穗穗想姐姐····”陆穗穗才一岁,口齿多少不是很清楚,对于照片里跟妈妈合照的席欢之,心里满满的好奇,这跟江曼没少在她面前提席欢之的缘故,说她还有个姐姐,姐姐是超级无敌好看的小仙女。

    陆从南,“爸爸也想。”谁都盼着席欢之能够回来,但他们这个念头显得有些不切实际了。

    桃花古镇,雨停了,云散去,月洒屋檐。

    席欢之直觉陈涵寄回来的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要不然不会引人来争抢这个东西,但寄回陈家,未免太不把陈奶奶的安全当回事了,如果没有她在,陈奶奶收到了这个快递,那几个男人又那么的粗鄙,保不准一个不小心伤害了老人家。

    那群人被安保带走以后,倒没有再来陈家闹事。席欢之洗完澡出来,听到外面传来东西打碎的声音,她扔下擦头发的毛巾,身影闪了出去。

    厨房里,陈奶奶弯腰捡着地上的碎片,动作不太利索,眼前一片模糊,看不太清,她使劲的眨了眨眼,半响,眼前才恢复清明。

    席欢之上前,一鼓作气把陈奶奶给抱了出去:“你坐着,我来捡。”

    陈奶奶笑呵呵的,“麻烦你了,之之。”

    把厨房的碎片打扫干净,两人才坐下吃饭。

    陈奶奶的厨艺很好,只不过最近的饭菜似乎都咸过头了。席欢之拧了拧眉,没说什么,若无其事的继续吃饭。

    饭后,席欢之说,“陈奶奶,我给你预约了后天的身体检查。”

    陈奶奶听了,点了点头,说也好,”这老骨头,越来越不经用了。”

    “陈奶奶,你会长命百岁的。”

    陈奶奶眉目慈善,“长命百岁我倒是不奢望,能活到你跟涵涵嫁人就心满意足了。”

    嫁人。。。

    席欢之沉默了,她想到了自己手上戴着的那枚戒指,心在蠢蠢欲动,很想知道,另外一枚戒指的主人会是谁,她跟他是否是情侣关系。

    梦里的她,真的就这么干了。使劲的亲了好几下,男人的手指上留下了旖旎暧昧的口红印。她在欣赏着自己的杰作,还没欣赏够,男人翻身一压,握着她的手十指紧扣,极致侵略性的吻住了她的唇。

    十点左右,席欢之关好门窗,房间只留了一盏照明的壁灯。躺在床上没多久,很快,她陷入了沉睡。

    ”要是不能找回你真正的亲人那就更好了,可惜了,你这丫头,两年了,还是什么都没能记起来。”

    她做了一个梦。

    男人便拉着她的手解开自己的衬衫,一颗一颗的···噗通一声,天旋地转,席欢之从床上滚了下来,梦醒了,她睁开眼,脸颊泛红,不知所措。

    “之之···宝宝···”男人温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脖颈,嗓音低沉压抑,“你怎么这么不乖,嗯?”

    席欢之眸光如水,像个小妖精似的挂在男人身上,“陆哥哥,你的纹身,我要看~”

    那股炙热缠绵,席欢之根本招架不住,像极了要被融化的雪糕,软绵绵的,使不上力。

    梦里面,是男人一双漂亮修长的手。看了一眼,梦里的她,对着这双手简直爱不释手,捧着就想狠狠的亲上几口。

    两年来,席欢之从来没有做过梦。这一晚,她终于做了一个梦了,结果,如此孟浪···

    夜色渐浓。

    席欢之被说的有些丧气。两年了,她试过很多种办法找回记忆,然而,毛都没想起来。

    陈奶奶早早睡下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