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穿越架空 > 魔临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美梦

第二百一十五章 美梦(1/4)

推荐阅读:柳胜男陈飞宇免费阅读医妃倾心亦倾世福晋有喜:四爷,宠上天!(四爷又被福晋套路了)霍先生,还亲吗?重生追妻的病娇公子不凡小村医窥欲(陈平 谢潇潇)免费的重生1977余飞叶冰清

    后宅卧房里,郑伯爷坐在靠椅上,左手夹着一根烟,右手则不住地摸着黑猫的毛发。

    薛三已经下去了,他要去找寻泄露情报的探子。

    郡主在马车里“谎报军情”,求的,是在今夜住进平野伯府内。

    这里面有两层,一层是郡主已经提前得知自己打算将其安置在城南特意空出来的宅邸内,所以不等自己先出口,就抢先要住到自己家里去。

    还有一层,就是郡主想要的东西,就在伯爵府内。

    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郑伯爷不会自我感觉良好过头地认为郡主想要的是自己,住到自己家是为了投怀送抱做铺垫。

    他郑凡是城北平野伯而不是城北徐公,

    同时郡主是个在三年前就能坑死上千民夫不眨眼的主儿,也不会做出那种小姑娘家家怦然心动就不顾一切的姿态。

    按照瞎子的说法,郡主是想找野人王。

    的的确确,

    野人王确实在伯爵府地下囚牢里住着。

    乾国的银甲卫,大燕的密谍司,楚国的凤巢,乃是三大国最为强大的谍报机构,而在这三大谍报机构下面,但凡权贵,有那个势力资格后,也会情不自禁地去编织自己的情报网。

    作为一个新兴且还在不断吸纳流民的势力,想要彻底杜绝掺沙子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儿,就比如上次,若不是那位虞家的老宗正拼着自己的命也要将那一对母女暴露出来,那一对母女想来已经在雪海关生活下来了,甚至已经到了要和自己这个平野伯制造偶遇的阶段。

    也因此,虽说雪海关的“锦衣卫”,是瞎子负责遥控,薛三亲力指挥,但对于这次的事,郑伯爷真的没生气,也不觉得他们办事不力。

    不过郡主坐在马车里谎报军情的这一行为,倒是和岩里政男的空包弹如出一辙;

    只顾着自己目的达到和爽了,却直接将冒死潜伏的探子给卖了出来。

    一叶知秋,

    这位郡主到底是个怎样心性的女人,

    其形象,

    在郑伯爷这里又详实了一分。

    “唉。”

    郑凡有些心绪杂乱,

    导致撸猫的手指,也微微加大了分量。

    而那只黑猫则不得不被迫继续营业,

    不敢露出丝毫不满之色。

    当此时,梁程亲领三千甲士就在伯爵府外围候着,甚至,伯爵府外一些民房里,已经腾空,里头全都是着甲佩刀的精锐正在等待着号令。

    郑伯爷没想弄出这种阵仗的,是真的没想,但问题是郡主的激进,导致郑伯爷先前的布置完全落空,彼此节奏都已经有些乱了。

    现如今,

    真的只剩下走一步看一步这一个选项了。

    四娘拿来一个倒了水的杯子,从郑凡这里将烟蒂接了过去在杯子里熄灭,随即走到郑凡身后,开始帮忙按摩头部。

    “主上,沙拓阙石今晚可能会出问题哟。”

    郑凡吸了口气,缓缓点了点头。

    既然小侯爷可以被提前转移走,那么,再转移个沙拓阙石,难度其实也不算很大,就算转移不了太远,至少先行将棺材搬出伯爵府是没问题的。

    但郑凡没这么做。

    放着不管,其实也是一件极为不负责任的事,但郑凡心软了,也犹豫了。

    抛开一切不谈,

    老沙算是自己自这个世界苏醒以来,第一个愿意对自己无条件好的人。

    临死前,托了自己一把,给了自己拿到第一桶金的机会;

    就是死后,变成了僵尸,也救了自己不止一次。

    将心比心,

    此时人家真正的仇人来了,你却急匆匆地把人家转移走,你为的还不是自己不会因为郡主出事而受牵连?

    为的,还是自己,坑的,还是沙拓阙石。

    提前将郡主安置到南边的宅邸,已经是郑伯爷最大底线了,郡主不要,硬要住进来,那就是命。

    是命!

    按理说,平日里没事儿自己也待在雪海关城内时,魔丸是可以放假带孩子的;

    忽然间,郑凡像是想到了什么,将手从黑猫身上挪开,转而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很显然,四娘也明白自家主上心里的想法,同时她也清楚,比起和魔王们之间的关系,主上更认为他和沙拓阙石之间的关系是最为纯粹的,这,也是事实。

    魔丸,

  

    郡主那边很是谨慎,入住了西宅后还派人在搜查会不会有暗房密室什么的,却不会知道,伯爵府这边有“雷达”。

    “魔丸去哪儿了?”郑凡看向坐在斜对面一直在喝茶的瞎子。

    瞎子坐在那儿一直闭着眼,

    但今天,很显然不属于“风和日丽”的范畴。

    不见了!

    当然了,瞎子也在小心翼翼地调试之中,首先明面上的那个七叔,就得先小心试探一下,以防止引起对方的警觉。

    只是,沙拓阙石如果真的暴起,郡主的那位七叔以及身边的护卫要是防护不力,到时候伯爵府这边,到底是出手还是不出手呢?

    每隔一段时间,主上都会带着酒水和小菜去那口棺材旁说说话,聊聊天,这种彼此之间的信任感,哪怕阴阳两隔,却依旧还在存续着。

    一笔糊涂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