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军事历史 > 史上第一绝境 > 第一百零三章 秦相爷一路走好

第一百零三章 秦相爷一路走好(1/3)

推荐阅读:魔睺罗伽(摩侯罗伽)人生得意须纵欢御女天下快穿:小奶狗,撩总裁六十年代小军嫂跟乔爷撒个娇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王爷,王妃又去打劫啦秘医的征服之路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明月高挂,树林阴影之中走进来几个人。

    站在最前面的男人穿着一个戴着帽兜的披风,正是秦桧。

    身后跟着两个人。

    只是一照面,梁俊就能察觉到秦桧身后那俩人身上散发的危险气息。

    当然,也仅仅是一瞬间,这种气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因为吕布缓缓的走上前,挡在了梁俊左前方。

    那俩人见到吕布,心头涌上两个字:“危险。”

    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秦桧却并没有将吕布的威亚放在心上,他饶有兴趣的看着站在眼前,像是铁塔一般的吕布。

    “秦桧见过温侯。”

    彬彬有礼,落落大方,秦桧恭恭敬敬的向着吕布施了一礼。

    吕布上下打量他一番,面色虽然未曾变化,冷若冰霜。

    但心里却产生了好奇。

    眼前这人便是秦桧?观其面相,不像是大奸大恶之人。

    看其气度,也不像是贪生怕死之辈。

    吕布怎么看都觉得秦桧不像是梁俊嘴里说的那样。

    “见过殷先生...”

    秦桧见吕布不搭理自己,也不恼,侧过身子看向了一旁的梁俊,也是谦恭有礼,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

    从他一出现,梁俊的视线就没有离开秦桧的身子。

    秦桧?

    梁俊冷笑一声,而后想到身后一直没有路面的诸葛亮。

    上天当真是会开玩笑,今日里这小小的树林之中有两位丞相。

    只不过一位是青史留名的千古一良相,另外一个则是遗臭万年的奸臣相爷。

    “胡龙,你身上可带有纸笔么?”

    梁俊也没有回礼,而是看着胡龙问道。

    胡龙一愣,心里有些纳闷,他一个武将,随身带着纸笔干什么?

    连忙摇了摇头道:“殷先生,出来的匆忙,未曾带着。”

    秦桧则道:“殷先生,在下倒是带着。”

    说罢一伸手,旁边的侍从赶紧从身后背着的包袱之中拿出纸笔来。

    梁俊冲着胡龙勾勾手,胡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梁俊想要干什么。

    “胡将军,借你的后背一用。”

    梁俊接过纸笔,招呼胡龙转过身弯腰,而后将纸铺在了他的背上。

    “素问秦相爷乃是书法大家,被后世称作宋体的书法便是秦相爷所创。”

    梁俊伸过手,将笔递给了秦桧道:“劳烦秦相爷写一下满江红。”

    秦桧一愣,也没有想到梁俊会搞这一手。

    “恭敬不如从命。”

    秦桧伸手接过梁俊递过来的笔,撩起来衣袖准备挥墨。

    笔尖刚刚点到白纸上,梁俊冷笑道:“秦相爷难道就不好奇,在下为什么要让你写满江红么?”

    秦桧像是想起了什么,抬起头来看着梁俊问道:“敢问殷先生,为何要让在下写字呢?”

    梁俊冷声一笑,道:“自然是验明相爷的正身,一会杀相爷的话就不会错杀了。”

    一听这话,秦桧身后的侍从马上紧张起来,手按在了妖腰刀之上,满脸警惕的看着梁俊。

    旁边的吕布眼睛猛然骤缩,杀气瞬间锁定了二人。

    那二人只觉得像是浑身坠入冰窖之中,后背更是瞬间激起一层冷汗。

    秦桧也是一愣,紧跟着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在下就献丑了。”

    说罢笔走龙蛇,唰唰唰在白纸写了起来。

    一边写还一边口中念念有词:“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秦桧整个人犹如意气风发,胸怀壮志的书生一般,整个画面在梁俊眼里显得无比的荒诞。

    谁能想到,秦桧会以这样一幅样子写着岳飞的词。

    不知道的还以为眼前这人是岳飞的崇拜者呢。

    一首词很快写完,秦桧抬起笔看着胡龙后背上的字,不由的点了点头,颇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

    “殷先生,请指教。”

    秦桧将笔递给身旁的侍从,小心翼翼的拿起纸张递给梁俊说道。

    梁俊并没有伸手接过,反而站在那儿冷眼看着秦桧。

    “可惜了这一手好字,却是出自于秦相爷之手。”

    梁俊摇头感慨,让秦桧有些疑惑。

    从刚刚秦桧抬起笔要写还没写的时候,梁俊就已经确定,眼前这人就是前世里那个鼎鼎有名的奸臣秦桧了。

    “殷先生可惜什么?”

   

    而后缓缓的说道:“这幅对联叫做,人从宋后羞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

    秦桧对梁俊的态度丝毫没有在意,反而笑呵呵的回应道:“先生请赐教。”

    梁俊冷哼一声,道:“指教不敢当,”

    梁俊丝毫不给秦桧面子,极尽嘲讽之能道:“秦相爷可曾听过这样一个对联?”

    秦桧见梁俊不愿意接,也不在意,伸手又把白纸递给了一旁的侍从。

    从出现到现在,一直不卑不亢,面带笑容的秦桧此时终于还是露出了尴尬的神色。

    拿起笔的秦桧,那一瞬间甚至给梁俊一种天地都在他心间的错觉。

    毕竟那种书法大家的气势是做不得假的。

    “当真是可惜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