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缝伤口睡着(1/2)

推荐阅读:魔睺罗伽(摩侯罗伽)攀上漂亮女局长之后……人生得意须纵欢快穿:小奶狗,撩总裁御女天下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赘婿当道秘医的征服之路无上退休判官进入逃生游戏后

    很快就有警察过来将严南带走了,龚子筹陪我一起去警局做笔录。

    在警察局,我实话实说,告诉警察我失忆了,不记得严南这个曾经的同事了,他为什么会这么对我,我也不太清楚。

    录口供的警察跟我说他们会去做详细调查,会给我一个答复,还安慰我了一番。

    从警察局出来,龚子筹打了车陪我一起回去。

    虽然我觉得龚子筹有时候是个蛮风趣的一个人,但是有时候又觉得他很刻板很严肃,就比如现在,他一动不动地坐在车里,我感觉到车内的气压都低了很多。

    “你怎么……正好去那个小公园了?”我原本是想问他怎么了,但是绕了个弯,问了另外一个我也想知道的问题。

    今天若不是他,我肯定就完了,甚至能不能有命活着都是未知数了。

    龚子筹瞅了我一眼道:“我正好去那附近出诊,原本诊所还有个会议要回去开,为了节约时间,我就想穿过那个小公园去坐地铁,谁知道正好碰上你出事。”

    他简短几句话就让我明白了一切,看来是天意让他遇到落难的我又救了我。

    我最近真是倒霉,怎么尽遇上这种事?

    “谢谢你,龚医生!”我郑重地跟他道谢。

    龚子筹摇摇头说:“谢的话就不必跟我说了,以后你下班绕道从大路走,别走那个小公园了。”

    我明白他这样跟我说也是为了我好,立即点头说:“好。”

    到了小区,进了电梯我才想起来还要去接欢欢,我急忙跟龚子筹说:“哎呀,我忘记一件重要的事情,我得去朋友家接欢欢。”

    我想去按住电梯,龚子筹却扯过我的手臂阻止我开电梯门出去,我不解地看着他:“怎么了?”

    他没有回答我,利落地按下了十五楼,很快电梯就停下了,他拉着我出电梯门,力气很大,我都没法拒绝。

    在他家门口,我生气地挣开他,质问道:“龚子筹,你到底要干嘛?”

    龚子筹开了门,又拽着我走进去把我推到沙发上后一边转身去找东西一边跟我说:“梅清歌,你身上破了那么大口子难道不疼?”新81中 :

    什么破了口子?

    我惊讶地低头检查自己,这才发现我肩膀上确实不知何时有了一道伤口还出了不少血,连龚子筹的白大褂都被我给染红了。新81中 手机端:

    刚刚我一直都没有在意,现在听龚子筹说了我才感觉到真的很疼。

    龚子筹拿着药箱朝我走来,我急忙捂着伤口,一脸怕痛的模样。

    他一边打开药箱一边说:“现在知道怕痛了?晚了!”

    他说着就扯掉了我肩头的衣物,然后给自己双手消了毒戴上了一次性橡胶手套,扫了一眼我肩头的伤口后又从药箱中拿出了镊子和酒精棉。

    一看到酒精棉我就害怕地后退,这酒精棉一接触到我的伤口那酸爽我想想都痛!

    “我……龚医生,不用麻烦你了,我回去用水冲洗冲洗就好了。”

    我想拒绝,但龚子筹根本就不给我拒绝的机会。

    他拉住我的手臂,狠狠瞪了我一眼道:“你这伤口看上去是被锋利的碎玻璃之类割伤的,而且伤口里面还残留了泥土和沙砾,不消毒肯定不行!而且不光要消毒,还需要缝线!虽然有点痛,但还是希望你忍着点。”

    不光要消毒还需要缝针!

    我好想哭着问他:“可不可以不缝针啊。”

    但我知道他一定会拒绝。

    在我还没有考虑好说辞的时候他突然就拿着酒精棉往我伤口一盖,我顿时痛得脑袋都不清醒起来,接着他就开始帮我处理伤口。

    我心急不已,转身想走,他在我身后说:“八点左右你朋友发消息问你今晚还会不会去接欢欢回家,我见你睡得正香,估计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便擅自做主帮你跟朋友说了明天才去接欢欢回来。对不起!”

    “龚医生。”我叫他。

    他认真帮我挑走伤口里的小沙砾,这副认真的模样让我感觉有些似曾相识。

    他抬头看到我放下手中的书站起来说:“醒了,饿不饿?”

    他一边说一边走向厨房,我跟着他走过去好奇问道:“怎么你到现在也没有吃饭吗?”

    我跟龚子筹说:“龚医生,有饭吃吗?我饿了。”

    虽然他擅自给我朋友发消息的做法确实不对,但他这么做也是为了我,我也不该责怪他。

    既然他已经替我做主跟涂映雪说了今晚不去接欢欢,那我就不急着走了。

    我立即停下脚步,转身盯着龚子筹看。

    我一眼扫到他桌上的时钟,时针都已经指向了十二点了,皱眉跟他说:“你该叫醒我的,都这么晚了我还没有去接欢欢!”

    他顿时笑了起来:“正好,我也饿了,我去煮点面条。”

    等我再醒来的时ff465537候已经是快半夜了,我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条薄毯,客厅里也没有灯,只有一个房间里传来微弱的光。

    不知他用了什么麻醉剂还是因为他医术高超的缘故,除了用酒精棉消毒的时候有点痛,后来我不但没有感觉到痛,反而有些昏昏欲睡起来,而且真的在不知不觉中就睡了过去。

    我起身揉了揉有些胀痛的脑袋朝那个房间走去,门没关,龚子筹正坐在桌前似乎是在翻看医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